胆子比演技特别谈何轻便,奇思妙想
分类:影视影评

恳请印度电影的引进及翻译团队走点心,这种题目的电影实在是让人没有看的兴趣啊!简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佳片。 阿米尔汗号称国宝级演员,看过他两部电影之后觉得人家的确当之无愧,宗教、女权,既不喊大道理又能把故事讲到你心里。有的演员靠着出轨刷屏,有的演员默默地改变自己的国家。冯小刚说,我差点忘了他是个演员。 这部电影的开头很俗套,外星人来到地球,而且是个没有多余技能的外星人。不会说谎,不会说话,没有酷炫的装备,像个新生儿一样懵懂地亲近地球。装备被抢,跌跌撞撞搜寻无果,只能像个普通人求神拜佛。 这个故事在印度应该很有现实意义,多种宗教交融,很有意思的一幕是PK溜进医院,想找找婴儿身上的印记,神是怎么区分每个孩子应该信奉哪种宗教的。PK单纯的觉得所有的误解都是传达教谕的人打错了电话,最终却发现他们甚至没有电话号码,只是假借神的名义牟利而已。 宗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出生在穆斯林的家庭就不可以再信奉别的宗教?为什么还有许多极端分子要伤害别人来保护自己的神?神需要他们的保护吗?他们保护的真的是神吗? 不得不佩服在印度那样的语境下,能有胆量拍出这样的电影,更加佩服这样的电影竟然能够理性而浪漫,PK稚子般地发问竟能让看热闹的观众开始思考。 宗教崇敬的神往往是造物主以及造物主的使者。宗教的力量的确能够抚慰人心,所以佛教在南北朝乱世更迭时才会兴盛。以前不懂事 觉得中国人很悲哀,没有信仰,不像别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一个神灵朋友指引他的方向。今年才慢慢觉得中国人何其幸运,没有被强制信奉的教义,可以在自己三观成熟,有选择的时候决定自己的信仰。 宗教是一个无比宏大的命题,对人心也有着无与伦比的号召力。中国人最原始的信仰是天,是命。疾痛惨怛则呼天,时运不济则曰命。天行有常与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同时存在的。可以不信命,但不可不畏天。保持对规律的敬畏,同时不忘记理性的思辨,如此这般,但能避开神棍了吧。

6月7号,突然想看电影了,于是背着包买了一张电影票,一路赶着进了电影院。
电影院上映的有美国大片《复仇者联盟2》、《哆啦A梦》之类的,但是之前看到同学在微信上推荐汉叔演的《我的个神啊》之后,鬼使神差的选了这个电影。
这是一部关于宗教问题的电影。故事的主人公,也就是我们可爱的PK是一个外星人,有一天他驾驶着他的宇宙飞船降临在了地球上。(看到这我不禁想吐个槽:外星人到底长得像谁?美国电影里的都是美国人的样子,韩国电影里都是都教授的样子,印度电影里的外星人就成了印度人了)这个赤身裸体的外星人到地球来就只带了一样东西:遥控传感器。这个遥控传感器是他和宇宙飞船的联络方式。但遗憾的是,在PK将将踏上地球的时候,一只人类的手就将他的传感器抢走了。可怜的PK赤身裸体的站在贾斯坦邦沙漠上,满脸无助、惶恐。
在同一天的比利时,一场爱情故事正在上演。
女主人公贾古(jiaggu)为了一张诗歌朗诵会的门票和同样热爱诗歌的巴基斯坦男学生沙浦莱兹(Sarfraz)相识,二人一见钟情并结下了一段情缘。
贾古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母,贾古的父母非常惊慌,因为沙浦莱兹信奉的宗教与他们不一样,他们手足无措的情况下找到了贾古父亲非常崇拜的大师寻求帮助(这个大师生成在喜马拉雅山上曾受到神的指示)。大法师预言,贾古二人的爱情不会有好的下场。
贾古愤怒至极,决定第二天就和沙浦莱兹举行婚礼来验证大师是错误的。可是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贾古由于教堂里发生的事情放弃了这段感情。失恋的她重回了印度,并在此碰到了PK,一次奇异的旅程也就此拉开了。
PK成熟的躯干中承载的却是婴儿一般的灵魂。他赤裸着降生在地球上,对于地球毫无认知,他甚至不会说话。他是站在一个陌生人的视角上去审视地球,人类,和我们的一切。然而他并不像婴儿一般是白纸一张,随意你怎么涂鸦、褶皱。他的思维很直率也很尖锐,在他荒诞的逻辑和滑稽的举止下,常常可以看到他敏锐的判断力。在他寻找传感器的过程中,人们总是让他去寻求神的帮助。于是,他便真的决定去找到神,并求他帮自己找到传感器。
这在我们看来是很荒唐的一件事,可是在外星人PK的眼里却很严肃。于是他诚恳的祈祷,像所有的虔诚的教徒那样遵循着所有的教义,教规,祷告,仪式。然而这一切努力都白白付出了。神没有回应他,更没有帮助他找到传感器,在不断寻找神的过程中,他越来越迷茫,越来越痛苦。
电影中有两个场景触动了我。一个是他在印度的街道上散发着寻找神佛的寻人启事,另外一个就是他在一个制作雕像的店里,跪在地上祈求神灵解决他的困惑以及问题。一动一问,将整部片子从一部简简单单的喜剧片推向了更高的层次。而外星人PK也不再仅仅是一个想要回家的外星人,他更像是一个站在手术台前的医生,正在一步一步的将整个印度社会,乃至是全世界存在的宗教问题展现在了手术台的强光下。他在询问我们:这些神真的可以听到并解决我们的问题吗?如果不能,我们为什么花费如此大的经历去求神拜佛吗?在这里,PK瞪着大眼,对神明能够听到我们的问题的合理性产生了质疑。
当然PK是个执着的人,也是个头脑灵活古灵精怪的人。他从女主贾古的一个电话玩笑那里得到了启发。认为,神明之所以听不到祈求者的声音是因为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打错了电话,搭错了电话线。因为搭错了线,自然而然的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神明的回应了。
所以,PK觉得那些祈求的人以及那些指导人们的先知们也都没有找到正确的途径去跟真正的神沟通,我们所获得的启示不过是别人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用玩笑就可以轻易概括的。当PK的大哥因为恐怖份子袭击而身亡时,PK在电影的最后用平静而忧伤的话告诉了我们他的想法:宇宙之大是不可思议的,而我们不过是渺小的地球上的一个渺小的人类。我们也许一辈子都在追寻宇宙的造物主是谁,也许我们一辈子都在寻求答案。然而没有关系。宇宙之大,给了我们足够的信仰去感激和敬畏创造了宇宙的造物主。
人应该心怀敬畏,人应该相信造物主的存在。是这样一种信仰教会了我们感激和爱,是这样一种信仰让我们有勇气在所有的黑暗面前等待着光明的出现,是这样一种信仰让我们可以以一颗纯真善良的心去看一个同样纯真善良的世界。
然而,正如PK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心中常常存在着两个神。一个是造物主,我们对他一无所知,而另一个则是我们种种臆想出来的神。他们面目众多,并且各有各的一套理论。而这些理论在PK看来不过是人们通过自己生活的种种,附加在我们的神的身上的。这些不同的神的存在不仅不能够解决信徒们的问题,更有甚者,一些人通过别人虔诚的心来谋取不义之财。这些不仅使宗教的信仰者饱受困苦,侵蚀着他们的财产,戕害他们的身心,同时,这些不同的神的存在使得世界上的人们之间产生隔阂,产生误解。相恋的人因为不同的教义产生误解,不相识的人因为不同的教义产生偏见,而宗教狂热者因为不同的教义产生仇恨(就如同电影中拍摄的那样,PK的大哥就是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在如此的境遇下,真的没有人来质疑或否定这一切吗?PK站了出来。正如PK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太小,和宇宙相比这个世界真的太小,而你,坐在这个小小的世界这个小城市这条小街道上,信口开河滴说 要保护创造整个宇宙的神?他不需要你来保护!他有能力保护他自己。”
在整部电影里PK都是一个外来者。他在地球上没有家,没有朋友,甚至连遮体的衣服都没有。他风餐露宿,饥不果腹。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也没有人给予他温暖,他甚至必须要从神庙的捐赠箱里拿一些钱来用。在他寻求帮助的时候,他得到的答案就只是,去问神吧,去问神吧,去问神吧。他在电影中说道:“有一段时间,我也找不到吃的,无家可归,我经常哭泣,我甚至没有朋友,我唯一能拥有的,就是神,每天我都想明天会更好,神会指明我出路,我同意,信仰神,我们可以找到希望,可以远离痛苦,我们能找回勇气,找到力量,但是我有个问题,我到底该信仰哪个神?你们总说神是唯一的,可我说,不,有两个神,一个是造物主,另一个是你们造出来的,我们对造物主一无所知,但是那个人造的神跟你们是一路货色,都是虚伪的骗子,谎话连篇,对富人卑躬屈膝,对穷人冷若冰霜,利用大家的虔诚恐吓威胁民众,我的正确号码其实非常简单,我们只能相信一个神,那就是造物主,将你们编造出来的那个虚假的神,给毁掉。”
在这个世界上许多的人都像PK一样,他们没有房子、没有家庭、甚至没有果腹的能力。他们就像PK一样,像外来者一样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看到了他们,却忽视了他们。我们将所有的爱心和善良献给了我们臆想出来的各种神像,却用冷酷无情的态度去对待他人。我们用我们的一切尊严去捍卫心目中那个可以回答和解决我们问题的神,可是却在生活中失去了大声说“是”的口气(为什么问是谁的钱的时候所有人都挣着说是我的,而在问到是谁的安全套的时候所有人都挣着说不是我的)。如果我们可以花一般的经历,将我们的爱心和善意用来帮助他人,如果我们怀着善意的眼光去观察我们的世界,如果我们可以少一点隔阂多一点沟通时,这个世界会不会不同呢。PK用他清澈的眼神,呆萌的神情,怪异的思维,智者的胸襟给了我们答案。
在结尾处,女主贾古用怀恋的语气说道:“赤裸着...他也是赤裸着降临地球。就像孩子会不停的问问题,他也问过很多问题。然后有一天,他走了。我们离对方很远很远,我觉得我收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礼物沙弗莱茨...还有我的父亲。只要我活着,晚上我都会看着星星...
向他挥手。我敢肯定,他也在向我挥手...我想他。”
是的,这样的PK又有谁不怀念。但愿这世界上有更多像PK一样的人。

印象中第一次看印度电影,特别是到电影院去看,很担心是完全的歌舞片。果然,开场十分钟之内就响起了欢快热情的印度歌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米晓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的成功,一半是编剧导演的功力,一半是阿米尔汗这位号称国宝级演员的实力和魅力。

从内容上看,核心是关于神的问题,是否需要信奉神,信奉什么神。但这并不是一部彻头彻尾的谈论哲学或宗教的影片。影片巧妙地设置了男主角外星人的身份,以跳出“人类”的视角来向“神”发问,不受制于传统的思想或社会体制的藩篱,实质上,这是一个初生婴儿(男主角降落地球时身无一物,当然除了遥控装置)向成人社会、向宗教众神的发问和挑战,这是一则包含在色彩斑斓外衣下的单纯寓言。

在这则寓言里,一个外星人为了回家而踏上了寻找“神”的道路,他一直在提问:该信奉什么神?该如何信奉神?人是因为先天的印记,还是后天的引导,而去信奉神?为何尊崇礼奉众神之后,苍生的苦难仍然无法解决?到底神是否听到了众生的呼唤和诉求?人类信奉神,是信仰,还是恐惧?

这些严肃的问题被包裹在一部喜剧电影的内核中,让人有所期待,到底主角最后能找到的或者说影片能给出的答案会是什么?

影片最后的落脚点是,将关于众“神”的问题归结到一个外星人和一个顶级神棍的对决,最终神棍的把戏被拆穿,主角发出了“真正的神是造物主”的自我回答,好似真理取得了胜利。之前种种,貌似剑拔弩张的向天发问、向神发问,被无形中消解,最后,更是在外星人对地球人的爱恋中消弭于无形。

从演员上看,核心当然是PK,阿米尔汗赋予了这个角色鲜活的生命力和张力,他的光彩超越了片中其他所有演员。他像单纯的孩子一样看世界,又像智者一样充满智慧和洞察力;他虔诚地礼佛,又真诚地发问;他对加诸自身的苦难充满困惑和忧伤,又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和希望。他流泪,他欢笑,都能感染他人,相信这就是一名真正的演员的能力和魅力。某人说从主角的身上看到了《阿甘正传》的影子,确实很像,汤姆汉克斯已经是巅峰实力派,当然会有后来的追随者;而故事也是相似的,PK和阿甘一样,仿佛与这世界相隔万里却又与这世界血肉相连,他们都一样,都是孩子。

2个多小时里,不管是想到了《小王子》,还是想起了《阿甘正传》,一部电影,能够做到大开大合,收放自如,笑料百出,让你思考,让你发笑,便是完成了作为一部喜剧电影的任务,尽管留有遗憾,但不必苛求。

PS:这部电影能在印度上映吗?很好奇。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胆子比演技特别谈何轻便,奇思妙想

上一篇:积极开朗,挪威的树丛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